当前位置: 首页> 文摘大全


改歌词二三事

发布时间:20-05-20

每次听到什么有意思的曲┈┉子,就忍不住写两句词,结果真的只能写两句而已。

记得很久以前,《风云》很火,中间有首纯音乐叫《孤星Ж独吟》,直到现在我还总是单∝曲循环。当时满脑子都是一定要给这曲子写首词。于是,一遍又一遍地听,↕随手写上两句,觉得不合适,И≮划掉重写,一次两次,长此以往,永★远只能看到纸上长长的划线,没一句词留下来。

然后有段时间觉得《新白娘子传奇》真是经典,又手贱忍Э不住去Ⅱ给曲子填词,结果,不忍直视。有首已经完の整的作品叫《天也不懂情》,我听了千百遍也卐不觉得厌┄┅倦,简单,却情真意切。听着听着,突然觉得,哎呦不错,还是听听就好了。

当然,▶不止是配乐,我连钢琴曲也没放︵过。

我自己都不ⓥ敢相信,听着D大调卡农的时候一边按着自己的手,一边开始freest█yle。同样的,很多世界↔名曲也没能逃脱这种遭遇。当你听着当当当当敲击琴键演绎出《蓝色的爱Ш》,不会想到有个傻子在后面啦啦啦啦一边画圈圈一边往里面塞词。

最喜欢的还是把自己※常听๑的经典歌曲改了。印象最深Ⅷ的是《月半小夜曲》、《怨苍∪天变了心》和《流浪花》几首曲子,人家本︶︷︸来就ↅ已经很完美了,我还是忍不住换首词,然后特意找纯音乐试场,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。有一阶段疯狂迷恋中岛美雪,那时才相信,原来美貌和才华真的可以共存。

结果就是,玩了这么多年,自己满意的词不超✿。✿过十首。突然想到古时有个流连青楼放荡不羁的才子,一边∩喝酒作乐,一∨边朝天〓嚷嚷着,我⿶乃奉旨填词。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光这短ǐ句就可以玩♨味许久,更别说多情自古伤离别这样的情趣了。对潇潇暮雨洒江天,一番洗清秋,又是怎样的情调。有时候我就在想啊,一个男▲人写词这么婉约动人,他内心的情感世界该多么温柔细腻啊。总想揣摩他们这些Ф人的心境,结果最后还是为赋新词强说愁。

有人说,你这个人就是三分钟热度,想到什么兴趣来了就去做,从来没坚持过。其实这就々真的错怪我了,这@话只说对了╦╧一半。前面大半句都没问题,只是┕事实上我也坚持过。虽然加起Ю来不超过十首,但没有一首不是坚持的成果。当然,还有很多是原创,只是苦于不会作曲罢了。有专门学音乐的朋友跟我讲,基本都是有了好的词再谱曲的。专业的毕竟是专♂业的,但有时℉我偏※偏想为好听的曲子填词,其实也没什么大问题吧。

我想Ⅺ,乐趣很多时候也是种追求吧,谁能说这对我而言不是种洒脱呢?

¤ Ц

上一篇: 恐惧有伤痕
下一篇: 给胃的警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