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文摘大全


醒来的桥河

发布时间:20-05-16

桥河,一条普普通能的河流。千百年来,没有♯♮那路文人墨客渲染过她。☺☻在地图上,也只有仔细查找才能看得见的一条小河,依旧普普通通地躺〤◀在清江南岸的群山沟壑中。

桥河发源于鄂西╯╰林区——铁∷厂荒地带,流进白沙八字岩而注入地下溶洞,于清江要津桃符口注入清江。就这么一条河,实在没有值得渲染地方。盛夏,◎偶读史书,才发⌒现这是一条&ldqⅧuo;藏锋芒而不露,隐隽美而不现”的默默流淌的河。

在桥河中游,“佘氏婆婆”的传说╨就源于此。单就这古老而美丽的传说足以让人感到新奇๑和"向往。许多年以前,桥河除了山青水美自然景≥色秀丽之外,几乎没了其它的特别。她躺在这大山Ц深谷,流淌在这一番天地里。远看,稠稠粥粥,波澜不惊;近观⊿,推推涌涌,呼呼啸啸。偶有一两个土家女卐子在河边用棒槌锤打破旧的衣░物,洗净后晾干后用来做鞋,送给远在山外闯荡的情哥。伴着有节奏的棒槌声,女子随口唱出一曲醉人的土家歌谣:

情哥高山打一呜,
  妹在河里洗衣服,
  洗一洗▁▂▃▄,望一望,
  盼∴着情哥打回转,
  妹妹做鞋情哥穿,
  穿上布鞋去闯荡。

这歌声似春风,&Γldquo;倏”地钻进从山外归来的情哥的耳朵,情郎哥不☆由得不马上回敬一曲:

挨着情妹坐,
  望着情妹说
  没得鞋穿打赤脚,
  走在人前人笑我。♂
  没得鞋穿好下作,
  没得鞋穿找哪个?

两岸的青山,奇形怪状的石林,青翠欲滴的藤蔓芳草,齐刷刷地倒映在明镜般透彻的河流里℉⿲。畅游在河底“岩巴子”,我们看◙的见;飘浮在水中的云天,我们看得见;树梢上伏着的画眉鸟┕,我们看的见;隐藏河边小草丛里的青蛙,正在专心聆听流水淙淙的呢语。这幽深的水呀!竟是如此清亮、如此澄明,不染一丝纤尘。不能不让人叹为观止!

于河于山,悬崖永远是一个轮廓【分明,孤傲倔犟的伟男子∝。И无论遭受风剥雨蚀,它依然峥峥嵘嵘,顶天立地。在未б能征服它的人们面前显示他无比的高傲。

七十年代初,一声炮响,划破了亘古的宁静。一场人类改造〨自然的战斗就这样轰轰烈烈地打响了。工程师,技术员们爬坡翻岭、测点标×图。工人们铲挖垒筑截流改河≈,两百多个日日灬夜夜的奋斗,桥河的第ы一座电站终于建成投产。◎

强大√的电流穿过雾雾重重的沟谷,照亮了山野村落,使得沉睡千年的桥河渐渐苏醒。九十年代中叶,又▀一座由水电工人集资,自行设计,自行施工的●电站再а次投产,它标志着土家山民们┍打破了受山的困惑的狭≮隘思想境界,迈进了一ⓞ个崭新的时期。

诚然,似乎▌是天斧雕镌的自然景观些许有些破坏,但流传民间的美好传说依旧。人们只能用新的观念从新的角度来识别和了解她。

桥河,你终于醒来了,进入到一个规划时代。

上一篇: 回乡偶感
下一篇: 给胃的警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