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文摘大全


回乡偶感

发布时间:20-05-16

宁念家乡一捻土,不念他乡万两金。

——题记

经过了一夜的颠簸,睡梦中的我被列车乘务员提示换票的声音吵醒了。迷迷糊糊换完票的┄┅我才有意识列❤车已经缓缓的到了我的家乡。

下了铺,看着车窗外,这Ж座黎明前的小城。它静悄悄地,(在)干净宽广的街道上,一排排略显昏暗的路灯默默地守护点缀着条条清净的街道,向远处看去,一排排路灯组成的光条穿梭在一栋栋不高却典雅的楼宇之间,原来这座生我、育我、而我却无比陌生的小城,竟如此美丽。虽生长在Ы这座小城中,但我却从未认真、细致的看过她,当我走出去之后,对她竟有了一丝丝地眷恋。

路上偶尔会有一两辆不知是奔波了一夜,还是刚刚出发匆匆而过的车辆,奔向目的地,仅留下一串尾灯的光亮似۩๑在为打破这宁静的早晨表示歉意。列车越来越慢了可以在栋栋楼宇的间隙中见到一些晨练的老人。突的一声列车进站≌的汽笛声响起,一∏户,两户,三户,道轨旁的几栋楼里先后⿱亮起了灯。或许这些人们早已习惯了&隆隆驶过的列车,乐于享受这╥个准时的闹钟。车缓缓的停稳了,随着熙熙攘攘的々人流走出车站,●·另一番场面猛然冲击└着我的视觉,车站╢外面早已热闹非凡,揽客的司机,卖早点的阿姨,一辆辆载满游子驶向四面八方的公交车。我眯起眼ё-,感受着这股·。熟悉的气息,“我回来и了!”。

背着行囊坐在回往村庄的小客车上。车上依旧是寥寥数十的同村者,全微笑的和我打招呼,&▇█ldquo;小龙,放假回来看看?”用熟悉的乡音,笑着和他们聊着在外面的酸甜苦辣,一句句话丑理正的安慰,将我心中的烦闷驱逐的一干二净,出门在外,所有的压力压的我喘不过气§来,终于狼狈的逃了回来,乡亲们那一句ш句质朴憨厚的话语,让我渐渐释然了。生活总该继续下去,为什么不能像这些质朴的亲人们一样在种种生活压力下乐观的笑呢?

行至转弯处,叶子已经黄了,在两排整齐的行道路上,微风吹过,树扑面而来,天上飘着几片零落的叶子。是,天气晚来秋啊!』望不到头的黄叶无限伤感的同时又无比壮美。随着道路一片金黄延伸到远方,与远处蓝蓝的天际连成一片,这样凄美的欢迎场面我还是第一次享受▎▏呢。

赵老爷爷问我:“小龙,这次回来在家待几天啊?”

“老爷爷要是舍不得◆我,就在家下地干活不走了”

老爷爷笑呵呵的骂道:“小兔崽子,就今年的年头下地都养活不起你这半大小子啊!&rd▒quo;看着干旱荒芜几近绝收的土地,这些乡亲の们仍旧自嘲开玩笑的谈论着这个秋的收获,仿佛再大的艰辛他们也能笑着挺住。

“老爷爷,这个秋可怎么过啊?”

“小子,你看那沟和那山&rdquδo;

沟里是一片杨树林,叶子刚刚Ч黄了,一条沟,一片林,金黄金黄的蔓延下去,恍如聚宝盆。风一吹,一片片黄色的叶浪久Θ久♣不停,震惊着我。抬头,前几年种植的山杏树早已■结果回报乡亲们了,在这早秋时节,叶子红红的,漫山遍野一直烧到山顶,红了一座山,养了一村人。偶尔Ⅵ会有几棵调皮的小树苗顶着一头绿色穿梭于红色的叶海,不乱了美感的同时增添了几分调皮的【活气(色彩或︱︳者气息)。周◥围的苍松翠柏昂首挺胸,҉傲骨尽显,似在与这美景比试,也似在为着美景添彩绘墨。松树林里不时还会传出放羊者嘹亮的山歌声◘。煞是一番美景!

赵〣老爷爷拍着我的肩膀,“孩子,看见了吧,这就是咱家,没什么大不了的,记住,咱实诚人不会吃亏受穷的。”背着手哼着小调下车走了。┎

看着老爷爷那努力挺直的背影,回身(╠╡过头来)看着不华丽(我思念已久的)的家,通过门洞看见爸妈一如既往的忙活着喂驴,喂猪。定了定神,喊了声:“老爷子,我▨回来了。”爸抬起头笑骂:“臭小子,才几天就往家跑。就等你吃饭⊙了,来,陪我喝两杯。μ”我点点头。吃完饭,躺在屋顶爸爸做的小亭子中,陪他喝着茶聊聊家常。当问及我考研去向他的意见时,爸沉默了。过了许久,我以为爸睡╯╰着了,要给他盖上毯子,爸淡淡的说:“ⓥ小龙,你去哪我不管,但是给我记得宁念家乡一捻土,不念他乡万两金。”转身沉沉睡去。

我听着爸爸的鼾声,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,╭╮思索着这回│┃乡的一路,思索着爸爸的话,思索着☞爸爸那斑白了的鬓角……

作者:赵龙

上一篇: 青春,逝去的流年
下一篇: 给胃的警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