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校园文章


又到桃红柳绿时

发布时间:20-03-24

久居闹市,听厌了商家用喇叭肆无忌惮的叫卖声,便念起呆在老家时的清静日子。遗憾ↈ的是父母已经不在了,找不到回家的理由。老家渐次陌生,犹如风筝没有了牵线者,茫▔然的飘飞。

但风筝毕竟不同于无根的浮萍,风筝的“线”在空中悬荡着,总会有人时不时的拉收一下。 这不,在这桃红柳绿的季节,“风筝线&r↗dquo;被人收了收—— 原因是我的生肖属虎,老家的左邻右舍要ↅ建新房,需要我去奠基,我当然有求必应。

四月的一天,我也是因为给人奠基的原因,回了一次老家。

我漫步在乡村路上,行人稀少,偶尔有一两个起早赶集的农民,骑着电瓶车从身边擦过。那份宁静的美在我的心中渐次转化为沧桑之感——农村经过了这么多年๑的人口转移,村里的农民少了很多,守在家里的人大多数是老人和小孩。过去那种轰轰∪烈烈的大生℅产运动,早已封存在记忆深处。打小一起长大的同龄人,早已各奔东西,难得一见。

走在乡村路上,耳边偶尔传来几声鸟叫,几в声虫鸣,几声鸡啼,那久别的声音是如此的亲切,好卐似一曲美妙的乐曲抚慰着我疲惫的心灵。此时,我突发感慨:

感慨一:多少农民奔向拥挤的城市,舍去宽松的农家,是否有轻重倒置的味道?答案当然℡是否定的,人往高处走嘛——城里的教育、就业、医疗、养老等资源丰富、待遇优≦厚,城乡差别明〓摆着。

感慨二:美景处处有,何必远╥处求。只要内心静,风光在心头。

我深吸了一口湿润的空气,浓郁的花香沁人心脾。田野上α浓烈的色▨彩冲击着我的视觉神经,桃红柳绿的画面是何等的熟悉,它犹如激人的过敏原,瞬间在我记忆深处搅动。

岁月流й逝,人间沧桑。桃红依旧,物是人非。缘生缘灭在相同的季节里发生,在相同的季节‖|里结束。这个不灭的记忆来源于青春勃发的年少,对我来说有的残忍。ν

从那时起,我对桃树有种特别的情结,有羡慕,因为它只要有春风,就能尽情地绽放,把美丽留给人间。而我就像俯首低调不敢争俏的柳树一样,在青春荡漾的岁月里,把萌У动的种子深埋地下,断了和春风交会的机会。你别以为我得了自闭症,原因是卑微的身份和清贫的身家,没有底气向人许诺:我给你幸福。

现在想想:给⿹你幸福是一句谬论。幸福感是主体的反灬应,不是ч客体所能替代的。每个人的追求不同,对同一环境的满意度也会不一样。只要自己馈赠的东西与♂对方的需求不相吻合,就永远无法兑现自己给人幸福的诺言。|何况真正的幸福是来源于自己平凡的创造性劳动,实现了自己一个小小愿望后的感受。一切仰人鼻*息的生活是没有幸福可言的——她可以欺骗无知者,但骗不了自己的内心。

每当我看到美丽绽放的桃花,内心―总会涌起淡淡的忧伤,忆起初恋的姑娘——有一天,有个姑娘从人海茫茫中向我走来,走进了我的心间,我感动;又有一天,这个姑娘从Ы我的๑·ิ.·ั๑身边走向茫茫人海,但没有走出我的心间,我感伤。

我们之间只有眼缘,没有姻缘。她一Ю来一去填补了我没有恋爱的空白,同时也给我播下了遇春伤怀的种子。

从此,我对桃花有种特别的情结,那是伤感。每当桃花盛开的时候,就会想起崔护的名诗《人面桃花》: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★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每每读吧此诗,心中有一种望断天涯不№见家的惆怅。我有时独╢自站在桃树下,看着夕阳下盛开的桃花,心中涌出“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“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”等伤感的诗句,心中总会隐隐作痛。

有时我反问自己,在这春花怒放的季节里,认识她是得还是失?擦肩而过是对还是错?这是一个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。正因∝为只有开始,没有圆满的结局,才产生了残缺的美,才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思。

缘聚拍手相庆,缘尽к挥手祝福。我们没有理由去责备转身离≈去的人——在现实生活中,有很多不劳而富的人,投机在当今一部分人的心中成为速富的じ捷径,而婚姻更是女人改变β命运的一δ次难得的机会,男人对她的拐弯无可厚非。你何必强求一个本来与你缘浅的人登上自己的破▎▏船,跟你一起在风浪中颠簸。一个生活苟且的人是没有能力奢谈情爱二字的,尽管心仪的人曾经和你并肩同行,那不过►是为你的人生种一颗相思树γ而已。

繁华落尽,?淡看往日得失,凡是失去的本∥来不属于自己;落英缤纷§,静观落花流水,通常远去的只是天际的一片白云。

思绪间,我来到了建房者的房基中。我与一个属龙的村民,一起面对面取土,挑起担子,高喊着劳动号子,走到房基中央,一边面对面倒土,一边大声地说:“大吉大利!步步高升!子孙兴旺!一切顺利!”至此,奠基顺利完成!

在这桃红柳绿的季节里,我又▣▤▥为美丽的农家奠基了一次。

上一篇: 因为年轻,不负岁月
下一篇: 给胃的警告